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
手機訪問:m.www.faygug.com.cn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浴血羅霄》 作者:蕭克作品集

法甲里尔和第戎谁厉害:第十章

住在大土豪家里的戰士們,從室內走到室外,從室外到室內。從這間房子走到那間房子,從這個門穿過那個門,看來看去,以滿足生平少見的欲望。最引起他們注意的,是一座大樓房,樓下層中間是正廳,兩旁是小偏房。正廳的中間,有高約一尺的木壇,壇上擺著一張約八尺長,四尺寬的大桌,桌的周圍,擺著帳簿、驚堂木、朱筆、石硯、戒尺……大廳的右墻角上,掛了幾付手銬。這一帶老百姓,有許多在這房子里罰過跪,打過手板,打過屁股,也有些在兩旁小房關過十天八天,他們稱這樓房為閻羅殿。陳廉先一天曾來到這里,因為要去找迫切需要的東西,晃一下就走了。這時又來這里,他環視一下,走到右墻角,把手銬取下來,狠狠地向地下一擲,咬著牙說:
  “他媽的!真是‘早死一日天有眼,遲留半載地無皮’!”
  站在他旁邊的何云生也說:
  “這個土豪好惡,設了公堂?!?br/>  “他自已也明白,昨天就跑了?!?br/>  “可不可以挖窖?”
  “有什么不可以!”陳廉毫不遲疑地說。
  “好!”何云生歡呼了一聲,同朱福德說,“咱們現在就動手?!?br/>  不一會兒,干部戰士有的拿鋤頭,有的拿镢頭,找不到鋤頭镢頭的,就拿火鉆,砍斧,他們分了許多小組,分配房區,挨次序挖窖、找夾墻。他們走一步用鋤頭在地下蹾一下,靜聽地下的回音。
  陳廉看著大家挖得起勁,提醒大家特別注意走廊圍墻,廁所旁,豬牛欄門口。
  朱福德用鋤頭在走廊下慢慢地蹾,忽然說:
  “這里的聲音有點不對?!?br/>  同他一塊的何云生也去蹾了幾下說:
  “是?!庇周H了一下,“挖吧?!?br/>  土一鋤一鋤地掘開,二三尺后,土更松了,他們雖不相信有窖,但不愿停手。
  “這里土很松象埋了窖?!?br/>  又挖了好久,依然沒有結果。
  朱福德伸起腰,說:
  “沒有,看樣子這里以前是埋過窖,后來起走了?!?br/>  “算了,算了!”大家都說。
  又走到灰房門口,他們蹾了好些下,雖然沒有什么征候,但卻是值得注意的地方,于是又挖起來,三四尺后,發現一塊石頭,有人失望地說:“沒有,沒有!”
  陳廉聽說有石頭,說道:“慢點,看是什么石頭?!?br/>  挖的人又把土鏟開一些,說:
  “好象是塊石板?!?br/>  “蹾它兩下?!筆逕戲⒊鑫⑷醯倪訴松?。
  “里面有東西?!焙瞇┤碩妓?,“啟開石板?!?br/>  石板啟開了,底下是一層快要腐朽的木板,有人懷疑說:“沒有窖,木板都朽了?!?br/>  陳廉說:“不一定,挖開再說?!?br/>  木板掘開了,露出一個一抱大的瓦甕,陳廉和所有的人都歡呼道:
  “挖到了!挖到了?!?br/>  揭開瓦蓋,就看到一個紙包,紙包上寫著“家諭”兩字,取出紙包就見到銀錠,銀錠呈土黑色。陳廉和朱福德都叫起來:
  “是個老窖?!?br/>  銀錠很快取出來,堆得滿地都是,他們數了一下,大小一百五十錠,但不知道有多少銀兩,有人估計二千,有人說三千,也有人說銀子沒有花邊好,不好使用。陳廉去剝那個紙包,一層又一層,剝了三層,都沒有字跡,他以為是個空紙包,但為好奇心所驅使,又剝了好些層,才看到最后一張紙上,寫著:
  字示爾輩子孫:為永立家業,吾將大小銀錠一百五十,共三千二百兩,藏諸正廳西側三十步之灰房門口深窖內,此窖世世相傳,非至不得已時,不得啟用,爾輩子孫,須知吾創業之艱難,至囑!至囑!
  國財手封
  乾隆十三年元月
  陳廉讀畢,身旁有人在議論:“乾隆是個什么皇帝吧?”
  “乾隆就是皇帝,有名的皇帝。從前用民錢的時候,還有他的民錢和銅板?!?br/>  “多少年了?”
  “那就不知道了,看樣子恐怕有百把年?!?br/>  陳廉在初中讀書時,記下了滿清入關后各朝皇帝的年代,默算一下,說:“一百八十六年?!?br/>  大家興高采烈,手舞足蹈,他們過去雖然也挖過很多窖,但從來沒有看到這么多的銀子,七嘴八舌地說:“真是老土豪!老土豪!難怪叫張百萬?!?br/>  何云生又去翻抽屜,找到幾封信和一些照片。他從信件中取出像片來,大家都去看像片,陳廉和書記,只在像片上過一下眼,看信去了。
  “祖父祖母大人膝前,”陳廉很感興趣地高聲朗誦,“敬稟者,咋閱報章,知修水上游及五梅山一帶,匪勢又熾,南昌西數十里之萬壽宮,股匪獨立師亦出沒其間,孫等雖遠寄異鄉,深為大人慮。前曾函稟請立即離鄉,到南昌或九江旅居,不識首途否……故鄉實不可居,土匪如虎為害,必須暫避,以防萬一……”
  “他螞的!”書記生氣地說:“這個老土豪被他孫子叫走了?!?br/>  接著又看第二封信。
  祖父祖母大人膝前,跪稟者,昨接請示,以家計纏身,未便離鄉。夫今日之欽安,非承平時代之欽安,今日之家計,亦非承平時代之家計,生此亂世,無可奈何……宜識賊匪行蹤不定,二老年逾七旬,如不及時離鄉,臨時亦難躲避。請火速東來,萬勿遲疑。家中谷米細軟,交父親及叔父經理,叔父理家有法,盡可放心,否則,萬一不測,孫等雖愿當不孝之罪,然亦不愿抱恨終身也?!?br/>  “呵呵!”陳廉叫了一聲,“這個老土豪還養了個狡猾的孫子呢?!?br/>  書記說:“這個老土豪可能跑了?”
  “不一定,從這信上來看,他是不大愿跑的?!?br/>  “大概跑了,他孫子總是寫信要他走?!?br/>  “難說,如果他走了,為什么他們的信、相片和放大鏡都沒有收拾?”
  “大概是跑得倉促罷?!?br/>  “很可能?!?br/>  談笑之間,何云生忽然驚奇地叫道:
  “你們聽著嗎?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我好象聽見有人輕輕咳嗽?!?br/>  大家肅靜起來,但又毫無動靜。
  “小鬼造謠?!?br/>  “我好象真聽到了似的……”
  書記把眉頭一皺。
  “莫非老土豪還藏在家里?”
  “可能?!背鋁缸判偶?,“從這封信來看,老土豪不愿離家?!?br/>  何云生氣壯,說:“找一找吧?!?br/>  “對?!貝蠹葉妓?。
  于是所有的人都動起來,樓上樓下,箱子里,米桶里,床腳下,尿桶邊……所有的地方都翻遍了,但什么也沒有,只好回到原地談天。
  管理員端了一大盤糖果來,有些東西,好些人都沒有見過。
  “是沒收天主堂的?!?br/>  “好!”他們一面伸手去拿果品,一面說,“這才真叫做‘發洋財’?!?br/>  管理員說:“今天這一窖,夠我們一個縱隊二十天的菜錢?!?br/>  “值這么多錢?”幾個人都說。
  “是。你們算算看,一塊光洋七錢二,三千二百兩值多少錢?”
  他們都心算一番,陳廉算得最快,說:
  “值四千四百多塊?!?br/>  何云生有些驚奇地說:
  “四千四百多塊錢就夠二十天?”
  “夠?!?br/>  “象這樣大窖,如果再挖它十個八個,就夠半年了?!?br/>  于是大家都歡笑起來,笑聲剛停止,陳廉就說:
  “哪里有這樣的紅手?”
  朱福德接著說:
  “你的手就紅,你是小秀才加挖窖紅手?!?br/>  “碰上運氣,說不上紅?!背鋁床鄧?。
  “你的手不紅怎么常常找到窖?”
  “其實我也沒有別的辦法,我一出蘇區,就想到隊伍要吃飯,要發動群眾。辦法是多調查土豪,想法挖窖。這個道理,是去年九月打寧岡的時候,朱團長同我講的。他說,南昌暴動失敗以后,朱總司令帶著他們,從廣東的三河壩經福建到江西。那時隊伍沒有飯吃,有些高級官長很著急,說軍隊沒有餉發就會餓死。當時敵情又比較嚴重,干部戰十逃跑的很多,軍隊真象要垮的樣子,大家都有點悲觀??墑?,朱總司令的見解卻不同,他在大家覺得沒有辦法的時候,堅定地說:‘……我們是革命軍,革命軍是要實行土地革命的。怎樣革法?就是打土豪。要沒收土豪劣坤的土地,分給農民和革命軍人。這樣就使天下的老百姓個個有飯吃有衣穿。現在我們打了敗仗,我們的革命委員會也垮了,沒有政府發餉?;岵換岫鏊??我說不會。你們或者會說,不發餉還有不餓死的道理,我說就是餓不死。沒有米嗎?就到土豪家里去挑谷,沒有菜嗎?就到土豪家里去殺豬……三天打他媽的一個縣,五天打他媽的一個州,四海為家,普天之下的工人農民,都是我們的親兄親弟,同志們,你們想想發餉不發餉有什么關系……’朱總司令的話馬上打動了大家的心,以后,他把這一支沒有人發餉的軍隊,帶到了湘南,和地方黨一起發動了湘南暴動。后來這點隊伍,上了井岡山,就是頂會打仗的二十八團。我從聽了這個故事以后,才知道南昌暴動失敗后,余下的一點隊伍,是靠打土豪養活的。同時我自己在作宣傳的時候,也有個經驗,你僅甩嘴說共產黨如何主張土地革命,要解放工人農民,過好日子,可他們愛聽不聽的。如再加上到某財主家挑谷,殺豬,捉雞鴨,分衣服,老百姓的情緒就起來了,他就什么話也告訴你,有的小聲說,有的公開說,真象他們的親人一樣?!?br/>  “難怪,你打土豪這樣積極?!?br/>  正說著,突然有人叫起來:
  “好象有人在輕輕咳嗽?!?br/>  云生搶先說:
  “我又聽到了?!?br/>  “有問題,有問題?!斃磯噯碩冀釁鵠?。
  頃刻之間,整個房子翻遍了,雖然比以前翻得更細致,但依然找不到蹤影。陳廉、何云生、朱福德他們雖然有豐富的打土豪的經驗,也感覺棘手。但陳廉死也不放松,他認為好些人都聽到有人在咳嗽,無論如何有問題,他左思右想,忽然向大家說:
  “我看如果真有土豪,就會在這房子附近,因為我們是在這里聽到咳嗽的聲音。我看不必到處去搜,就集中力量搜附近的房子?!?br/>  何云生他們幾個人,到附近堆積破爛家具衣物的房子。這房子四面裝了板壁,前左右三面,顯然沒有夾墻。只有背面看不清楚,但板壁上貼了一張兩尺見方的佛像,傳說可以擋邪氣,他們都知道這個習俗,誰也不理它,就轉到了背面,背后卻是牛圈,牛圈和堆破爛的房子,同一背墻,但牛圈的背墻卻是磚的。他們更懷疑了,就回到原房,把亂七八糟的東西,一件件搬開,又重重地敲了幾下板壁,什么也沒有。云生氣得眼睛冒火,就去撕佛像,撕了一半,看到佛像下鑲著一塊二尺見方的板,他更懷疑。
  “這里為什么鑲塊大木板?”
  旁邊的人經他一指。也生了懷疑,于是用刺刀插入板縫中,用力向外一撥,木板啟開了,云生用電筒照一下,里面是夾墻,坐著幾個人,有張小桌,還有小凳和生活用品。他大聲叫道:
  “找到了,找到了!”
  里面隨即發出老年的顫抖聲:
  “呀……!我自己出來?!?br/>  于是人家都狂歡起來。
  老土豪出來了,陳廉用狡笑的態度問他:
  “老土豪,你可害苦了我們……”
  出來的人是二老一少,老的是老張百萬和他的大老婆,少的是他的小老婆。在紅軍快到的時候,別人向南昌逃跑,他自己和大老婆卻堅持留在家里隱藏。他家里的人也覺得紅軍不過是過路,而且夾墻很好,過去兵荒馬亂,也曾躲在里面,沒有出過岔子,也就聽他自己擺布了。
  一陣狂歡后,逐漸平靜起來,陳廉走到張百萬的正廳,把狼藉在地下的朱筆拾起來,依然擺在桌上,他叫人把土豪帶來審訊。土豪還沒有帶來之前,他先坐在堂上的太師椅上試一下,做個樣子看看,書記在下面笑著說:
  “小陳今天出洋相了?!?br/>  “我今天就是要出出洋相,用張百萬審老百姓那套辦法審他一下?!?br/>  “你會坐堂嗎?”
  “會。我看過衙門里審案子?!?br/>  “那就要象個樣子才行?!?br/>  “當然,裝龍象龍,裝虎象虎?!?br/>  張百萬由士兵押來了,陳廉突然嚴肅起來,驚堂木一響,叫道:
  “跪下!”
  張百萬聽到驚堂木響,抖了一下,服服貼貼地跪下。
  “你是老張百萬嗎?”陳廉問。
  “是”
  “你家里的人呢?”
  “上南昌去了?!?br/>  “你為什么不去?”
  “老了,不愿出門了?!?br/>  “你的孫子孫女不是叫你到南昌去嗎?”
  “我在家里住了七八十年,不愿離家?!?br/>  “為什么?”
  “外面哪里有家好,外面的金窩銀窩,當不得家里的狗窩?!?br/>  “好吧?!背鋁ζ鵠?,“好在你不愿出門?!?br/>  “唉!對老土豪小聲嘆息起來,“自作孽!”
  “張百萬,你是老財主,罰你一萬元,馬上交款?!?br/>  “天呀!”他長嘆一聲說,“把我的房屋田地通道算起來也不到兩千塊,怎么能出一萬現錢?”
  陳廉想到隊伍很快要走,只求快點拿到錢,不愿和他慢慢講價,就用開導的口氣說:
  “你如果午飯前拿出來,七千也可以,到了下午則一文也不能少?!?br/>  “天呀!”張百萬又長嘆一聲,“我哪里拿得出錢來!”
  “你叫張百萬,還拿不出一萬?”
  “張百萬是我高祖的名號,到我父親手上,就窮下來了?!?br/>  “你現在也是張百萬?!?br/>  “今天的張百萬,比不得從前的張百萬。從前的張百萬,也只夠吃。今天的張百萬,稀飯也難了?!?br/>  “不管是今天的張百萬,還是早年的張百萬,一定要拿錢來?!?br/>  “唉呀!”張百萬長嘆一聲,“割我的肉也拿不出來?!?br/>  “張百萬,我們調查了,你拿得出來?!?br/>  “我只有一條老命?!?br/>  “張百萬,你要識點時務,你快八十歲了,留那么多錢干什么。俗話說‘退財人安樂’,你明白吧?”
  “我無財可退,現在只留下一付老骨頭?!?br/>  “張百萬,我知道你不是沒有錢的,”陳廉指著他的房環視一下,“你自己看看,你的房子多高大,油漆得多好?!?br/>  “唉呀!這是余下的一點老祖業,除了這點以外,什么也沒有?!?br/>  “難道真不拿嗎?”
  “我一個錢也拿不出,要就是一付老骨頭?!?br/>  陳廉突然聲色俱厲,右手抓起驚堂木,在桌上猛打一下,“啪”的一聲,接著大聲喝道:
  “住口!”
  又看了一下監視張百萬的士兵說:
  “捆起來!”
  繩子到頸上,張百萬慢慢舉起左手,伸出兩個指頭,向陳廉說:
  “少太爺,我只能拿出兩塊錢?!?br/>  陳廉又抓驚堂木在桌上猛打一下,厲聲說:
  “老土豪,你真不識好歹!”
  張百萬把手一捏,慢慢伸出食指說:
  “十塊好不好?”
  “呸!”
  張百萬又五指張開,說:
  “好!五十吧——這就割我的肉了?!?br/>  “胡說!”陳廉同戰士同時罵道。戰士還用手在他額角上揮了一下,故意威嚇他,“要你的老狗命!”
  “一百塊好不好?——這一百塊也要向鄰舍借五十塊才交得齊?!?br/>  “放屁I”
  他們互相討價還價,土豪最后答應兩千元,馬上交付。紅軍為了很快出發,也不再要求了。
  陳廉押著土豪去取款,老土豪的臉暗淡得象一塊干燥的土塊,眼睛無神地向下,扶著鳩杖,一步一挪地徐徐走動,口中發出微小的哼哼聲,好象一條快要病死的老狗進屠場門似的。兵士們跟在后面。他走一步站一步的,進了一間堆柴禾的房子,進門的右前角,有個大瓦缸,他指著瓦缸說:
  “搬開缸,你們挖罷!”
  十幾分鐘后,發現一個壇子,老土豪看到壇子蓋揭開了,傷心地說:
  “這樣多??!”
  陳廉問道:
  “多少?”
  “一千塊?!?br/>  壇子搬出來了,五十塊大洋一封,共二十封,剛剛一千。陳廉又同老土豪說:
  “還差一千?!?br/>  老土豪說:
  “剛才我從夾墻出來,身上的十五兩金子,你們全拿走了。十五兩金子,可值一千二百多塊,你們該還我兩百塊?!?br/>  “放屁!”
  陳廉叫人把老土豪帶到沒收委員會,建波把他釋放。他們出門后向西面走,正從灰房經過,老土豪看到門口挖了一個大洞,干枯的老眼立即涌出一股淚潮來,傷心地頓足道:
  “天呀!天呀!誰開了我的窖,我的窖——整整埋了七代的窖……”
  老土豪乘勢向前一躍,兩條象朽木一樣的腿,忽然發生了新的強力,越過窖口四周高達數尺的積土,跳下窖去,眼睛瞇著,口鼻急促地喘氣。發出若斷若續的聲音:
  “我愿……死在窖里……!死在窖里……埋了七代的窖……七代……!”
  聲音由大而小,由急促而緩慢,微小的聲音也停止了。T-xt小說天堂  wwW.xiaOshuo txt.com
上一章 巴西里尔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蕭克作品集